Saturday, July 9, 2011

万人黄潮雨中突破七月围城

转摘当今大马团队--2011年7月9日 早上8点50分

个人评语:大马皇家警察有必要把和平示威搞成这样吗?最高元首和首相都赞同让Bersih2.0在室内举行,偏偏被某些人搞砸,还称非法团体集会。到底谁应该为这一次的乱负责?警方向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发射水炮及催泪弹,总警长还否认!照片都有,我们应该请张眼说瞎话的总警长请下台,因为他已经侮辱“皇家”这两个神圣的字。20110709这一天,我们看不到开明的政府。难道人民的心声就不可以和平式的表达吗?我很支持1Malaysia的政府,但今天政府的表现令人失望到极限!警方制造的白色恐怖,果然达到效果。但普通市民更加反感,他们应该对警方失去尊敬和尊严。我在想,如果Bersih2.0是由政府提倡的,今天隆市的乱,会发生吗?在朝的政党应该忘了308的海啸,看来更恐怖的海啸即将在来届大选爆发。纳吉首相,您准备好了吗?


为了推动选举改革,数以万计的净选盟2.0支持者今日成功突破警方的封城令,抵达吉隆坡市中心举办集会。虽然警方在这场集会总共逮捕1667人,但是逾万名净选盟支持者一度在富都车站前成功会合,声势浩大。


《当今大马》共有10余名记者在现场采访,但由于净选盟支持者分散在城内各地点集合,而且不断遭到警方以水炮与催泪弹驱散,因此无法全面预测市中心到底有多少名净选盟集会者。

记者只能根据富都车站与马银行(Maybank)总部大厦前的敦拉萨路会合人潮,估计最高峰时期共有超过1万人。


然而,在这1万人于敦拉萨路会合的同一时间,城内还有数股人潮在其他地方集会,包括估计默迪卡体育馆外的3000余人。净选盟估计整场集会共有超过5万人参与,但警方的数据则缩小10倍,估计只有5、6000人。

根据记者观察,集会人潮由多元种族所组成,以马来人与华人居多,加上少数的印度人。集会者大多是年轻人,特别是参与集会的华裔,穿着朝气与青春,似乎都是“面子书世代”。

这次的华裔人潮之多,也让不少观察者与媒体意外,一举打破了华人“怕死”(Kiasi)与政治冷感的一般印象,特别是土著权威组织此前曾对华社多番警告。


虽然土权与巫青团早前放话要与净选盟一较高低,但这场万众瞩目的709集会没有出现三方对撞,只有数以万计的净选盟支持者,与镇暴队的水炮车、催泪弹与强大武力对抗。


巫青团在团长凯里的领导下,只有大约500人在“非禁区”的武吉免登游行,不过很快就被警方所逮捕。

至于一早摆出姿势的土权,仅有大约20人在蒂蒂旺沙公园附近“溜达”。记者也没有发现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的踪影。依布拉欣之前已经表示,本身将会遵守警方获得的庭令,不会到集会现场。


一早抵达现场的净选盟支持者是在中午12点半开始陆续现身,过后在镇暴队的武力驱散下且战且退,一直到下午4点半左右才陆续解散。

在大约下午2点后,天开始下起豪雨,但却浇不熄集会者热情,反而稍缓镇暴队催泪弹对集会者的冲击。

净选盟集会者主要是在茨场街、中央艺术坊、占美回教堂、富都集合。这4股人潮一度在富都车站附近会合,但随即又被镇暴队驱散。


镇暴队在驱散过程中,甚至向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发射水炮及催泪弹,以驱散躲在这两家医院停车场的人潮。这两家医院都是座落于富都车站的对面。

不过,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马,已经否认了警方曾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。


警方的强硬武力手段,也在驱散富都车站人潮时,尽显无遗。记者目击,不少集会者被警方粗暴逮捕,其中一人头破血流,也有一人大腿骨折。


记者在采访过程中,也饱受催泪弹与水炮车之苦,有者更在慌乱中,与集会者一起躲到路旁的酒店或店屋“避难”。

在警方驱散富都车站的集会者过程中,一小批集会者也离开大队,往目的地默迪卡体育馆前进,并与原本就聚集在那的3000余名人潮会合,形成大约4、5000人的人潮。

不过,警方早已封锁默迪卡体育馆的入口,导致这批集会者“望门兴叹”。

几乎在同一时间,国家文学家沙末沙益也率领净选盟委员前往国家皇宫提呈备忘录,但在距离皇宫200里处被警方阻拦。警方公布数据,截至傍晚6点40分,共有1667人被捕,包括净选盟2.0主席安美嘉、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、回教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、两名回教党副主席沙拉胡丁与玛夫兹、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与巫青团长凯里等。

但是安美嘉及哈迪已经率先获得释放,预料所有被扣者将会在今晚九时全部获释。

1 comment:

  1.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
    得到 全球的肯定

   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!同其他交易员沟通,共同讨论交易策略,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™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。

    ReplyDelete